-螳螂拳的三大流派是「豪杰辈出传统武术螳螂拳的三大流派及传承」

螳螂拳的三大流派是「豪杰辈出传统武术螳螂拳的三大流派及传承」

中华武术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,门派繁多。在武术的百花园中有一颗璀璨的明珠,这就是广泛流传于大江南北的螳螂拳。螳螂拳在地域上有南北派之分。据《中国武术百科全书》记载,北派螳螂拳相传为明末清初山东即墨人王朗所创,南派螳螂拳为广东周亚南所传。

螳螂拳,强调象形取意,重在取意。它刚柔相济,长短兼备,上下交替,内外相接。手法、步法、腿法、身法紧密巧妙相连,活中求快,快中求稳。螳螂拳经过数百年的演变与发展,在流传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完整的拳系。不仅有七星螳螂拳(又名罗汉螳螂拳)、梅花螳螂拳(又名太极螳螂拳)、六合螳螂拳(又名马猴螳螂拳)三大流派,同时还有太极梅花螳螂拳、少林螳螂拳(又名通臂螳螂拳)、秘门螳螂拳、摔手螳螂拳等流派,可谓繁花似锦。

1.七星螳螂拳

七星螳螂拳为明末清初王朗祖师首创,经亲传弟子升霄道人传项思准;项思准传李之箭;李之箭首传山东福山人王永春(字云生),继传山东安丘人王少飞(字云鹏)。王云生融长拳、地躺拳、螳螂拳为一炉,丰富发展了七星螳螂拳,王云生传范旭东;范旭东传杨维新、林景山、罗光玉、王传义,其后各有传人。迟学元师承王传义,曾获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雄狮奖、全国武术挖掘整理工作先进个人称号。陈乐平师承李占元,曾获全国传统武术比赛金牌。

王云鹏先生传给其衣钵弟子宋立山的拳谱名称即为《七星螳螂拳拳谱》,其内容丰富,详细记载了套路各称,如与众不同的五趟肘法、膀肘、滚龙肘、托肘、欣肘、辘辘肘,还有五趟古典拳即滑机、落叶卷、天巴掌、蜗牛、乾坤,还有三蝉,扑蝉、地蝉、落蝉,加之螳螂入门、螳螂手、崩步、拦截,仙人摘桃、摘要系列,偷桃、大小翻车等,这些都极大丰富了七星螳螂拳的技术体系。

王云鹏所传弟子有王庆斋(沈阳)、王秀华、田炳江、刘玉芳(大连)、王谦武、王谦龙、宋立山、徐长久(青岛)等。霍瑞亭师承王庆斋先生,中国武术八段,国家级武术裁判员、辽宁省螳螂拳研究会副会长,曾获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优秀奖。

七星螳螂拳取意于动作中的七星式。以头、肩、肘、拳、胯、膝、足与北斗七星相对应,故有分身七星之说。七星螳螂拳以基本架势七星式为基础,讲究身分七星,步走七星。身分七星即指身体姿势须保持以头为魁、肩、肘、腕、臂、膝,踝弯曲,使身体曲如七星;步走七星是指步法之进、退、闪、躲似循北斗七星之轨迹。此拳刚柔相济,擒纵有度,趋避有法,弧中求直,内外兼修,虚实正奇,长短相兼,轻而不浮,稳而不滞,刚而不僵,柔而不软,快而不乱,脆而不短。每式动作都适于实用,贯穿紧凑,一气呵成。七星螳螂拳主要分布于山东、辽宁、广东、上海、香港、澳门、台湾及东南亚、欧美等地。

2.梅花螳螂拳

梅花螳螂拳是明末清初山东即墨人王朗首创于崂山华严寺中,经亲传弟子升霄道人集其大成,由李秉霄承其宗法:据《莱阳县志》记载,早在清朝乾隆年间,螳螂拳便根植于莱阳,李秉霄为开宗明义宗师。在莱阳正宗嫡系一脉八代单传至今。据碑石和典籍资料所载,莱阳的李秉霄、赵启禄、梁学香、姜化龙、宋子德、崔寿山、徐凤歧、孙德为梅花螳螂拳正宗嫡系一脉的八代衣钵传人。孙德师承梅花螳螂拳七世祖徐凤岐先生,为梅花螳螂拳正宗嫡系一脉第八代传人。

梅花螳螂拳的名称取意于拳法紧凑,出手成撮,招招相连,一招三变,以活为上,迂回为主,一气呵成的几个动作似朵朵梅花而得名。梅花螳螂拳讲究七长八短,八刚十二柔,八打八不打等。梅花螳螂拳的生化治理,导源于《易经》它与古代哲学相容并存,有太极阴阳学说推演而成体系,是内外兼修的拳种。它不重象形而在取意,侧重于螳螂之体、太极手、寒鸡步的锤炼,以势偏骨正为宗法,以劲道蛮拙、身力遒劲为风格,以长短兼备、四劲融通、强刚极柔、劲路螺旋、古朴浑厚为特点。梅花螳螂拳主要流传于山东、上海、广东、辽宁、黑龙江以及欧美等地。

3.六合螳螂拳

六合螳螂拳源于王朗,主要传承代表人是,金叶传魏德林;魏德林传林世春;林世春传丁子成;丁子成传赵乾一、袁君直、张祥三、刘云樵、单香陵,其后又各有所传。赵国忠、张道锦均师承单香陵先生,是六合螳螂拳第七代传人。

六合螳螂拳是以螳螂拳为主,集形意、通臂、八卦、太极、劈挂六种拳法精髓创编而成,故称六合螳螂拳;另有所谓“六合”,即“心与意合、意与气合、气与力合”的内三合,和“肩与胯合、肘与膝合、手与足合”的外三合。

六合螳螂拳短中寓长、柔中寓刚,柔劲多于刚劲、暗刚暗柔多于明刚明柔,劲路以缠绕、旋转、粘黏、滚圈为主,以直进为辅,以鸡步、大猿式为主要步型,以拖带为主要步法,此法为母,一法多变。六合螳螂拳讲究三顺、三跟、三到、三不散;两曲、两直、两圆、两不离;以一活、二顺、三刚、四柔、五化为特点。在练习当中,要求从功架到熟练,从熟练到巧练,从巧练到自然,最后达到自然而然。六合螳螂拳主要分布于山东龙口、招远、栖霞,后流传于哈尔滨、北京、台湾、日本、美国、加拿大等地。

授权转载自《中华武术》杂志

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作者:李树俊

责任编辑:锦瑟

请问,东北有哪些武术流派?

1、中国武术东北武术流派有内外家、南北拳之区分。
2、内家以太极、形意、八卦三门为代表(或称武当为内家);
3、外家统称少林,分南北两大流派。

民国时期,中国有哪些武术门派和武术名家?

  孙禄堂,无可争论的民国年代第一高手,号称“虎头少保,天下第一手”。很多老武术家认为他是中国三百年来无人能及的真正高手。不管是赞扬他的,还是咒骂他的,不论是他的朋友,还是他的敌人,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实事(心意六合、八卦、太极三家,一以贯之,纯以神)
  孙禄堂晚年,正值列强环伺,国力衰微,民族危亡日趋严重,在外侮面前,孙大义凛然,在他年近半百时,曾信手击昏挑战的俄国著名格斗家彼得洛夫,年逾花甲时,力挫日本天皇钦命大武士板垣一雄,古稀之年,又一举击败日本5名技术高手的联合挑战,故在武林中不虚有虎头少保,天下第一手的美称
  武林奇侠孙禄堂轶事
  斗败俄日大力士
  1909年俄国及欧洲格斗冠军、大力士、拳击家、柔道家彼得洛夫途经奉天(今沈阳),经俄公使馆提议在奉天设擂台,夸口天下无敌,拳打中华武林。当时孙禄堂正在徐世昌(东三省总督)麾下当幕宾,闻讯后非常气愤,决心前往打擂。只见那彼得洛夫身材高大,肌肉块块隆起,站在台中央宛如一座铁塔,正在口吐狂言。他为了显示武功,把铁链套在身上,一运功,即把铁链节节崩裂。嚎叫着:“谁敢上台与我较量?胜者奖金牌!”孙禄堂跳上擂台应战。彼得洛夫见孙禄堂像文弱书生,不以为意。两人约定,彼得洛夫先打孙禄堂三拳,孙禄堂再打彼得洛夫三拳。彼得洛夫用足劲,第一拳打在孙的小腹上,如打在铁石上一般;心中不由大吃一惊,随即进一步运足劲,大吼一声,又猛击两拳,孙禄堂却仍如泰山一般,巍然不动。原来孙禄堂用的是气功,把气沉入丹田,故小腹坚硬如石。按理,彼得洛夫打过三拳后,轮到孙禄堂打彼得洛夫了,但彼得洛夫慌了手脚,心想若被他打,一定被打倒,于时,企图作垂死挣扎,就怪叫一声,扑向孙禄堂。孙禄堂见他来势凶猛,就运用内家拳的化劲法把它化掉了。这样,你来我往,只几个回合,彼得洛夫就被孙禄堂一拳打下了擂台。台下掌声雷动,高呼打得好!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,大灭了洋人威风!
  1920年,日本大正天皇钦命大力士、日本全国柔道冠军坂田一雄前来我国,与孙禄堂先生比武,孙先生轻而易举把他摔倒在地,坂垣拜服在地,要求拜孙为师,孙婉拒之。于是,孙禄堂的威名远扬日本。1930年,日本又选派六位格斗高手前来中国向孙禄堂挑战。孙禄堂决定以一对五。即孙禄堂平躺于地,命五位日人以任意方式固压自己,另一日人喊三下,如果孙禄堂在三下之后不能起身即输;反之,即赢。当日人刚喊至两下时,孙禄堂运用气功,身子一拧,如泥鳅般地挣脱了日本武士的手,腾然而起,五个日人皆被发出二三丈之外昏扑于地,一时竟不能起。日人于是惊服孙先生为神拳。次日,日人又至,愿出20万大洋请孙禄堂东渡日本教授拳术,孙禄堂先生坚拒之,表现了一个中国人的凛然正气。
  李景林,这个人知道他的人不多,因为他不是民间的武术家,而是军阀中的人。民国年间,他是公认的“天下第一剑”,曾经轻松击败“神枪”李书文。
  李景林,字芳宸,号“广古川”,近代武术大师。生于清光绪十年(1885),河北省枣强县人。幼承父艺,从学技击。于塞外得皖北异人陈世钧(1821-1932)授以剑术。早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。
  1922年夏,直系之战起,当时任奉军第三梯队司令之职的李景林,亲率第七混成旅戟津浦路,参与马厂之战。战后升任东北陆军第一师师长,驻防辽西。其部下、营长丁齐锐当时携眷住于北镇西门辘轳把胡同宋宅外院,得以结识武当剑九代传人宋唯一。丁随即电告师长李景林此事。当时随同李前往拜会宋唯一者,沿有郭岐凤、林志远等。此后李景林遂拜宋唯一为师,精研武当剑术。宋唯一,名德原,号启臣。辽宁锦州地区北镇县正安堡人。满族,生于清咸丰十年(1860)。十五岁时,因祖母过世,其父结庐墓旁,守孝三载。一日有道人来访,俗姓张,道号野鹤,河北省曲阳人氏。恰值唯一在父身旁,父命拜之。道人问:“此为谁?”,其父答:“此不肖生也,性好武,不爱读书,屡戒不悛。”道人复云:“有文当有武备,似武亦未可少也。吾有空中妙舞剑法,原系武当内家九派三乘也,吾习下乘剑法,已传八人,再传汝已成九数也。:宋唯一遂师事之,其自序中言:十六岁立志练剑,昼夜攻习,寒暑无间,一年之久能使六尺之剑,形体飘飘空作舞,后因事废学引为憾事。1922年因感湮没国粹,而抱病著书,同年,与其弟宋德朴(1881-1927)二人编著的《武当剑谱》一书完稿。曾先后在北京西单等地发售,全书分三册为油印本。宋唯一的《武当剑谱》记述的均为习剑之基础与剑决散式。笔者曾于京城八卦名家周遵佛先生处见得此书。另据传,宋唯一先生当年所著原稿本,现存于蒋馨山(1888-1981)先生次子蒋炳光手中。
  民国十四年(1925)一月,李景林出任直隶军务督辨之职,再度请师宋唯一至天津随军执教,学艺者有张骧伍、蒋馨山等。同年农历十一月宋唯一病故原籍,享年六十六岁。十二月,直隶局势突变,冯玉祥占领天津,李景林避入租界,直至次年三月复出。在此期间,李景林曾以重金礼聘当时武林名家诸如八卦名师贾凤呜、武学泰斗孙禄堂等人聚其寓所,彼此间相互参学,共同切磋剑术技艺。据傅永辉老师生前回忆,其父傅振嵩当时任督辨公署卫队长之职,每晚与郭岐凤二人各持竹剑示范对击,诸公取剑中攻防有效,实用性强之法加以定名,总结出抽、带、格、击、刺、点、崩、搅、洗、压、劈等十三势,继承发扬了武当剑原有击、刺、格、洗之法。李景林集思广益,从进击攻防角度创编对剑一套,谓之“武当对剑”,此后发展到五趟,其中不同者约六十余势。李景林据此将其随意串连示人,故而今日武当剑单练套中繁杂不一。
  1928年南京中央国术馆成立,李景林出任副馆长。1929年杭州国术游艺会后曾一度执教浙江国术馆,受教者有黄元秀、高振东、诸桂亭、钱西樵、苏景田等。其中黄元秀(1884-1964)于是1931年、1944年分别有《武当剑法大要》和《武当剑法笔记》两部专著问世。其重要价值在于向今人提供了当时(即时1930前后)武当剑体系的内容与风貌。李景林曾为该书亲笔题词:“练剑之要身如游龙,切忌停滞。习之日久,身与剑合,剑与神合,于无剑处,处处皆剑,能知此义,则尽道矣。”
  民国十九年(1930),因阎锡山、冯玉祥联合反蒋,引发中原大战,李景林奉国民政府之命在济南策动反击并创建山东国术馆,在此期间从其学艺者有郝家俊、万籁声、李天骥等人。因突患痢疾,于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三日在济南病故,年仅四十七岁。生前友好邹声远曾有诗云:“龙泉之尺鬼神惊,起舞寒光耀眼明,君家绝技应无各,传与群美后代光。”李景林先生一生戎马生涯而致力于中华武学,堪称楷模。
  李端东,中华武士会的创始人之一,袁世凯曾经请他担任陆军武术总教官。传说他曾经一掌击毙一头大公牛,比以掌劈公牛的极真空手祖师大山倍达早了几十年。
  王子平,史料上的霍元甲击败大力士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打,只是吓走了大力士,王子平不同,他是真正的打败过洋人大力士,神力无比,号称“千斤神力王”,是当时的第一大力士,连洋人也承认。技击之术更是精绝。(主擅长 查拳、太极拳)
  杜心武,自然门的武术宗师,国父孙中山和宋教仁的保镖,传说他还是青帮的元老。
  杜心武(1869~1953)武术家,又名星武,字慎愧,号儒侠,道号"斗米观"居士。湖南省慈利县人。家世业儒。自幼文武双修,9岁拜师从严克习文练武;后又从数名拳师习少林拳械与鹰爪拳、梅花桩以及运气站桩等,13岁时已有武名。后从四川峨眉异人徐霞客(又称徐矮子)习自然门武艺8年,尤精此艺。自然门技击拳艺乃实实在在,无多余程式,无花拳绣腿,实用价值强。杜心武谨遵师命,走镖川、滇间,寻师访友,接受磨练与深造,功夫精进,以腿功著,尤精轻功与速行术,世有"神腿"之称。
  在走镖期间,常毁黑店、灭盐枭,行侠仗义,又有"南北大侠"之称。曾在嵩山少林寺比武传艺,并习少林"十八势"和"五战拳"。他严惩长沙武霸柳森严,以匡扶正义为己任。
  1900年(亦说1890)东渡扶桑,考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农科。就读期间,结识宋教仁,并由其介绍参加由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,为孙中山和同盟会作保卫工作。
  回国后,参加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,历任北京农业传习所气象学教授、北京西郊农场技正、民国政府农林部(亦说农矿部)佥事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,杜心武在家装疯,人称"杜癫",至此闭门谢客,潜心学道。1939年复出,在重庆任全国人民动员会主任,赴各地发展党、会组织,与日伪军特周旋。30年代初始收徒传艺,弟子甚众,多怀绝技。名徒有万籁声、郭凤岐、陶良鹤、李丽久、胡亚夫等。
 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定居长沙,任湖南省军政委员会顾问、省人民政府参事、省政协委员。晚年练辟谷功,并继续传授武术。德高望重,饮誉武林。1953年因旧伤复发,咯血而逝。
  小故事:
  杜心武号称南北大侠,其资料及故事比较纷杂,信史难见,他是自然拳创始人,当过孙中山的保镖。在此聊录一点:
  驰名中外的武术家杜心武,出生于武风极盛的湖南慈利县,他从小拜武林怪杰为师,学得一身惊人的功夫,早年做过镖师,威震四方,被誉为“南北大师”。
  1905年,孙中山在日本组织同盟会,宋教仁是同盟会的骨干,经宋教仁介绍,杜心武也参加了同盟会,并做了孙中山的保镖。杜心武担任保镖,并不是每天跟随孙中山,主要是遇有重要会议时,由杜心武组织几个人在会场内外负责保卫工作。
  有一次,孙中山、黄兴和宋教仁等,在日本东京共商革命大计,清廷对孙、黄等革命党人恨之入骨,暗中派人盯梢,伺机刺杀。那天,杜心武在门外发现三个中国人行踪诡秘,开口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三个人身上都有铁器,能够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吗?”那三个打手说:“对不起,没有值得一看的!”杜心武说:“你们不借,我会自己取出来!”话音刚落,杜心武一个转身,用手在他们三个人身上一摸,动作快如闪电,等到三个打手清醒过来时,身上的手枪,全到了杜心武的手中。那三个打手恼羞成怒,挥拳向杜心武打来。杜心武不慌不忙,只在中间走圆圈,一边走一边用手招架,身子像泥鳅一般滑溜,令那三个人只是看得见,却又摸不着。最后,杜心武使出他的神腿绝招,飞起右腿横扫一周,那三人应声倒地,爬起来后,拔腿就逃。
  一天,宋教仁住宅前面,来了个可疑的磨剪人,坐在板凳上吆喝。此人身材高大,虎背熊腰,年龄大约50多岁,貌似门神。杜心武一见,便知此人绝非善类。他不声不响,悄悄走到磨剪人身边,轻轻用“双龙捧珠”的招式,将磨剪人悬空举起。磨剪人大为震怒,对准杜的头部用“五雷掌”劈去,杜心武将头一扭,以右腿来了个“横扫千钩”,把磨剪人踢出一丈多远,随即一个跳步,跳到磨剪人的身后,将其双手反扣,问道:“你要说实话,来此有何目的?”磨剪人吞吞吐吐地说:“听说宋总长家里有能人,想来见识见识!”杜说:“宋总长身边的能人很多,你心服了吗?”磨剪人的双手被杜反扣着,痛得流出了眼泪,连连说:“我见着能人了,求你开恩吧!”后来宋教仁在上海遇刺,可惜那次杜心武没有同去,如果杜心武去了,也许能事先发现刺客。
  刘百川,少林门高手,号称“江南第一腿”,和杜心武是死对头。也曾击败过洋大力士,得过孙中山亲笔题名“尚武精神”的牌匾。和杜心武都是武术名家万籁声的师父。
  李书文,字同臣,河北沧州盐山县王南良村人。他幼时首拜八极五世传人张景星为师,习练八极拳三年。后拜在师伯黄士海门下习练大枪六载。黄士海(1829~1914年),是李大中、张克明亲传弟子,曾以卓越武功受六品顶戴。李书文在师门习武期间,由于天资聪敏,力大惊人,又肯勤学苦练,倍受李大中、张克明二位师祖厚爱。李大中、张克明、黄士海、张景星师徒四人都是以大枪驰名遐迩、名标方志的武林精英,而且都是同一村人。
  李书文习武在名人辈出的“神枪窝”里,如鱼得水,习拳练枪到了痴狂的境界。李书文的家离师门相距约7.5公里,他每天晚上在师门练习一个时辰。每次往返的路上,他不像别人一样正常赶路,而是一步一拳,一步一掌,一步一肘练着走。练枪时,他一边走一边拧着大枪栏、拿、扎。
  他以超常的毅力,获得了超常的劲力。几年后,他的功夫突飞猛进。在家附近捋桩靠桩,碗口粗的枣树、槐树多被他练拳脚震死,成为他的练功桩;练习打沙袋,从50公斤到300公斤的沙袋,他掌击、肘顶、肩撞、背靠,不知打烂了多少条;习练大枪,“抽撤”、“缠拿”之枪力把大门框划烂,将门前屋后的枣树全部划死。为练好“摧枪问准”,他对准粗树练,对准细树练,对准插好的高粱秆练。
  昼扎铜钱眼,夜扎香火头。在他家附近枣树林中,他大枪扎枣,一枪一枣,百枪百枣。后对对着镜子练,达到触而不伤之境界。无论严寒酷暑,从不间断。经过十二年勤学若练,李书文集师祖李大中、张克明,师父黄士海、张景星四人拳技、枪艺之大成,形成了自己的技击风格。只要大枪一抖,枪头闪电般划出直径一米多的圆圈,其势恰似长江之水,磅礴千里;扎枪时,恰似流星赶月,鬼恐神惊。速度快,力道猛,且准备度极高,达到出神入化、登峰造极之境界。
  据民国时期《沧县志》记载:李书文长得“短小瘠瘦而精悍逼人”,在室内排掌击空,离窗五尺,穿纸震荡有声;用大枪刺壁之蝇,蝇落而壁地痕。铁锥入壁(土墙壁),力拔甚难,他以大枪搅之,锥即出。他的族人乡亲人,常传颂他帮助乡亲收粮时,背对装运粮的大马车,用脚勾起80斤重的粮袋,挑过头顶,甩到大车上。他帮助乡亲们盖房上大梁时,用大枪将一棵棵檩条挑到房山上。据跟随李书文学艺十几年的徒孙,清末宣统皇帝御前侍卫霍庆云回忆:神枪李师爷的功夫,咱们练不了。他用大枪挑起八十斤左右的大车轱辘摇风车似的呼呼转。他经常这么练,毫不费力。
  1895年,袁世凯开始在天津南郊小站练兵。他利用各种手段和关系笼络武艺高强之士,并重金聘用日本空手道高手和德国军事教官来训练他的精锐部队。李书文的师傅黄士海收到袁世凯的聘书,因年事已高,特推荐弟子李书文去任教。李书文到兵营后,差人领他到演武大厅见袁世凯。袁世凯及众教官见他貌不惊人、瘦小枯干,扛着一杆大枪,误认为是大枪黄士海的仆人或家童。
  当问明情况,知李书文是替师傅来任教官时,众人哈哈大笑。袁世凯的卫队武道教官伊藤太郎,蔑视地对李书文说:“大大的东亚病夫。”并用小手指向下连续指点。刹那间,李书文以闪电般的速度,施枪刺壁蝇之绝技惩罚了他。众人惊愕,伊藤大怒,挥起日本长刀以泰山压顶之势朝李书文头顶猛力劈下。李书文大枪一抖,将刀崩飞,再顺势一枪“泥鳅翻花”,刺穿伊藤的咽喉,又大枪一挑,将死尸甩出演武大厅外。
  众人惊天动地呼。日本武道教官秋野、井上、野田见同伴被李书文刺死,齐挥刀恶狠狠地朝李书文扑来。只见李书文进出如闪电,退守知矢箭,大枪一抖如蛟龙出水,左刺右挑,顿时血肉横飞。顷刻间,三位日本武道高手的尸体都被甩出演武大厅之外。众人惊愕之时,李书文大枪一摆,刺向厅柱之蝇,蝇落而厅柱无痕。厅内立邓爆出雷鸣般的掌声。袁世凯连呼:“神枪!神枪!真乃神枪也!”从此,“神枪李书文”名冠天下。
  清末宣统二年(1910年),俄国著名拳王马洛托夫来华,在京设擂台,贴海报,夸海口,侮我中华儿女,激起中华民众及有志之士的极大愤慨。京、津两地武术名手与其较技,均败。李书文的二师傅张景量时为天津“中华武术会”教习,捎信给李书文。当时李书文正在入里侍候卧病在术的大师傅黄士海(因黄士海无子,由李书文养老送终)。见信后,李书文奉师命立即到京赴擂。一切手续办妥后,李书文飞身来到擂台之上,见马洛托夫体壮如雄牛,好似他平时练功用的600斤沙袋。
  而马洛托夫见李书文瘦小枯干,于是双手抱肩,对着李书文蔑视地吐了一口唾沫。李书文义愤满胸,怒发丹田,随手一记“霸王挥鞭”卧风掌,打得马洛托夫晕头转向,将其左腮部打掉鸡蛋大小的一块皮。未等马洛找夫反应过来,李书文奋起神威,顺势一招“六大开抱肘”,以闪电般的速度,运起千钧之力将马洛托夫肋骨打裂,击下擂台。众人观呼,延臣大喜,联奏,欲封李书文为五品顶戴、近侍卫队武术总教习。李书文因师傅黄士海需他尽孝道为由谢辞。宣统皇帝及众朝臣无奈,赐金佛座像一尊以示嘉奖(李书文回乡后将金佛像交与弟子霍殿阁,由于战乱动荡,金佛像现下落不明)。
  1918年,李书文应奉系将领许兰州之邀请赴奉天作客(李书文与许兰州投缘,许兰州之子许家福是李书文弟子)。奉军大帅张作霖久闻“神枪李书文”大名,获各神枪李在许兰州部作客,亲自登门拜会,并敬聘为奉军三军武术总教师(三军为:卫队、骑兵部队、步兵军官训导营)。李书文碍着许兰州的面子,只好应允。
  李书文第一天走马上任,在张作霖亲自陪同下来到卫队训练场。当时扶植奉系军阀张作霖的是日本,所以,在张作霖各部队中任武术教官的主要是日本人,其次才是中国人。当李书文与张作霖及众将官接身份会在观礼台上时,众人才看清张大师给他们请来的赫赫有名的“神枪李”是一个精瘦枯干,身材矮小的小老头(时年56岁),众人多有共实难付之感。随着张作霖副官的口令,众位武术教官各显技能,场内掌声不断。
  而李书文面部一丝表情都没有,更不骨鼓掌助兴之意,激怒了早欲与李书文较技的日本武术教官冈本、村野等。冈本向张作霖提出:要与李书文比武较技,条件是:如李书文赢了,由李书文在此任教官,他们日本人统统走;如李书文输了,必须马上走人。张作霖也想见识一下李书文的的功夫到底有多高,是不是像人们传说的那么邪乎,于是用眼神征求李书文的意见。
  李书文看到张作霖之意,对日本人的挑战早已气不打一处来,于是说:“两人较技,非同儿戏,难免伤残。我是一个快入土的糟老头子,日本人伤了我无所谓;但如果我伤了日本,日本当局怎能与你张大帅善罢干休。这样吧,让我们按规矩各立一张生死文书:无论哪一方伤残,都不要偿命,这样我才能与日本人交手。”张作霖见过冈本的功夫,暗想:李书文已50多岁,老不讲筋骨为能,怎么能伤害得了冈本;如冈本伤了李书文,大概也不会致命,我是大帅,对许兰州也有交待。
  于是同意双方立下生死文书,李书文走下场与冈本对峙。立了生死文书的冈本更加狂傲,急不可待地军动双掌,恶虎擒羊般朝李书文颈部击去。李书文迅速侧身躲过,顺势一掌,击中冈本肩头,冈本的肩胛骨立即粉碎。众日本武道教官不服气,还要与李书文较量,被张作霖制止。
  李书文一生挟技游天下,较技近40年未逢敌手,伤其拳锋枪技者无算。因此,他警惕性极高,走南闯北来去无踪,一生教了多少徒弟,谁也搞不清。李书文收徒传艺不论贫富贵贱、地位高低,而喜其德才。他不是白天打工、晚上设场,编套路拖延时间挣小钱之辈,也不是从村东到村西无敌,创编八十个套路炫耀的拳师,更不是挖空心思争夺正宗、掌门的“武术大师”,而是胸怀壮志,一生探求中华武术精技纯功的一代宗师。
  他用生命去拼搏,在腥风血雨中体验所学之技,在千万次生死搏斗中提炼、充实、完善中华武术的精技纯功。他留给后人的不是漫山花草,而是登峰造极的中华武术精品。他用自己几十年的血汗熬制成蜡烛,照亮了门人弟子们努力进取的前程,扬我华夏神州威名。
  “神枪李书文”早期弟子霍殿阁(1886~1942年,沧州南皮县小集村人)民国十六年(1927年)以精湛的武功击败日本武道高手,入选为清末皇帝爱新觉罗。溥仪护卫队武术总教习,其侄霍庆云为御前侍卫。晚期弟子刘云樵(1909年~1992年,沧州南皮王寺镇集北头村人),七岁时拜李书文为师,数载纯功,精进勇猛,曾击败日本剑道高段名手太田德三郎。
  1949年,刘支樵至台湾,曾任蒋介石及其子蒋经国侍卫队武术教官。他引退后创办台湾武坛训练中心,门生弟子三千,遍及亚美欧洲。晚期弟子李玉海和刘云樵是同村人,是当年“神枪李书文”客居刘云樵家时收的一位贫苦佃户的儿子,与刘云樵同时练武。李玉海武艺学成后参加革命,曾担任过中央领导警卫队武术教官。
  李书文晚年时,其子李萼堂在湖南长沙创办国书馆,他不适应南方生活,居住在天津市南郊区北闸口堂孙李之芳处。1934年秋季的一天晚上,李书文坐在院中椅子上,边喝茶,边指导族孙们练武,突发暴病(脑溢血)去世,享年72岁。
  “神枪李书文”一生为人光明磊落,疾恶如仇。他以登峰造极的精技纯功,镇邪恶,御外侮,以武扬威,誉满海内外。据不完全统计,“神枪李书文”弟子传入国内外现有万人之多。每年清明节前夕,常有来自不同国家、不同肤色的崇拜者飞抵沧州,前往李书文的墓地拜祭。
  霍元甲,地球人都知道他是谁,论名气,他比上面几位都火红,但是名气大都是靠影视作品捧出来的,真正实战记录不多,加上他的迷踪艺只是外家拳法,霍家除了他外无人能出名,故威力值得怀疑,但是他打败日本高手却是真实的事,故将他排进十大。
  黄飞鸿,地球人都知道他是谁,但同样是影视作品捧出来的名气,真正可查的实战并不多,没听说过打败过那些武术。(传黄飞鸿曾以五郎八卦棍、洪拳力战四十五名持刀鱼贩、可想而知的战斗力。不过也算是传说吧)
  韩慕侠,张占魁的弟子,学的八卦,赵道新的大师兄,武功青出于蓝,超越了师父,同样击败过洋人大力士。 (传周总理也在他手下学过八卦)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